一网搜 登录| 注册
中国政府网 省政府网 English 日本語 한국어 русский 站群导航
关闭

行政区划

开发区

部门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栏目 >  蝶变之路

辛勤奋战在治河一线的建设者们 (上)

时间:2018-11-26 11:11 来源:
【字体: 打印

  最应当着力笔墨书写的是那些辛勤劳动在伊通河治理工程一线的普遍施工、设计、监理及征收工作人员,他们是城市建设的主力军,是伊通河畔凝固音乐的歌唱者与演奏人。

  如果笔者冗长的拙文有幸被您在双休日或节假日里看到,或许那时你与娇妻带着心爱的宝宝,漫步于鲜花烂漫的公园,你把这份报纸放在石阶上,而后再让娇妻坐下;或许你一家三口在节日来临之际去看望双亲,从车里向外拿出大包小裹的吃喝,其中五仁月饼浸润的包装之外你又包了一层恰巧是那张报纸;或许那个周日,外边下着连绵的细雨,你窝在沙发里有滋有味地看着手机,妻子在厨房里忙活,你的耳中传进锅铲碰撞的响声,鼻里飘入阵阵香气……

  如果笔者这种假设成立,在那个假日里,你的状态是闲憩的,心情是甜蜜的,一家人沉浸在团圆的幸福之中。那么,作为一个长春人,请您千万不要忘记,有成千上万的人节假日舍弃了温馨的闲憩,舍弃了甜蜜的团圆,为了长春的美丽,如蜜蜂、似蚂蚁般辛勤劳动在伊通河畔。

  

  中秋之夜,综合协调组正在紧张的工作

  “能在春节休半个月,她好像特别满足似的”

  让我们把思绪回放至2016年中秋佳节。日子过去了没关系,《城市晚报》可以作证。那天,报纸开了A08/09两版通栏标题:“中秋月圆夜,奋战伊通河”,下面我们来看看这些加班人。

  9月14日下午,中秋节前一天,或许有的单位只留少许值班的,伊通河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市建委主任李健在这个下午开了一个长长的协调调度会。参会的人坐了满满一屋子。

   

  

  2016年9月14日晚,征收组正在通过卫星图纸研究抢栽抢建

  9月14日晚,图示:6个人都低头围在一张桌子上,表情严肃瞅着一张地图,说明为:“征收中心(市建委)正在通过卫星图纸研究新增的抢栽、抢建房屋。”

  9月15日,中秋节当日,图示:7个人站在水泊边泥泞的路上说着什么。说明为:“伊通河综合治理领导小组办公室方案技术组、工程建设管理组相关负责人与长春市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上海同济设计院、北京桑德集团的专家,共同研究繁荣路与东南湖大路段生态改造方案。”

  9月15日,中秋节当晚,图示:3个年轻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忙活,其中两个人在看电脑,一个手中握笔的人在谈着什么。说明为:“中秋之夜,综合协调组正在紧张的工作。”但报纸没标明这三个人的名字,庆幸的是,半年来的采访,笔者认识“综合协调组”——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办公室”里的绝大多数人。这三个人中,一个是办公室主任肖辉山,一个是负责文字综合的魏铮,可惜另一个女同志笔者不认识。

  

  方便面成了设计师们最快捷的晚餐

  还有数张照片没有标明中秋假日的哪一天,照片中的人却令人感慨不已。图中是一位正在操作电脑的男子,电脑桌上放着一盒方便面,说明为:“方便面成了设计师们最快捷的晚餐”。上图是一张矮几上放了一盒方便面,说明为:“方便面成了办公室常态。”下图拍照的是房间一角,三个人正在聚精会神地操作电脑,其中一位年轻的姑娘,右手搭在鼠标上,左手正往嘴里填着月饼,说明为:“边设计边吃月饼,让中秋的夜晚更有意义。”

  

  边设计边吃月饼的设计师

  这姑娘与那两个同事是哪家设计院的?墙上一幅“伊通河中段景观改造提升图”证明,他们是上海同济大学设计研究院的设计团队。设计院的女院长助理贺爽曾在这张图前,向笔者详细介绍了“十园、五岛”。

  那天,笔者问女院长助理到长春多长时间没回上海了?

  贺爽告诉笔者,从2016年6月初来到长春,中间没回过上海,春节回去了有半个月。说到近一年时间里能在春节休半个月,她好像特别满足似的。

  笔者感慨地说,那你对家里一点也照顾不上了。

  贺爽笑笑,说了两个字:还好。

  贺爽告诉笔者,同济院跟长春有数年的渊源。2011年长春市政府为改造伊通河曾在全国招标南溪湿地治理方案,同济院中了标。我们感到长春市认技术不认关系,对我们那么信任。我们必须做好才行。

  笔者说,你们同济大学高等学府,做的方案肯定要比别家高明。

  贺爽说,光靠招牌,吃老本哪行?要认真负责任,肯吃苦才行。就拿伊通河中段绿化来说,我们落图之初不知走了多少遍呢。每一片林、每一个花圃、每一块草丛,现场有些什么树、多少棵,多大多高,长势如何,有没有病害,哪些要移植,哪些要新栽,树、花、草怎样搭配。这么说吧,用脚测,用尺量,形成方案再拿着草图到现地复核。

  笔者问,伊通河中段你们考察了多少棵树?每块林要核对三五次吧?

  贺爽说,中段90%的树木都要落位,决定留下来的乔木11.7万株(不含移植和去掉的灌木3万株),每棵树,尤其重要的要十遍以上吧。有一次我们姚启元工程师仰头望着树,一不小心掉进了污水深坑。那是10月二十几号,东北天挺冷,姚工冻的够呛,又不甘心剩个尾巴,打着冷战坚持落完图,才跑回来换掉湿裤子。

  “为了测算数据,他在暗渠里摔得浑身是伤”

  应当承认,一个求真的设计师,他所从事的工作,既是动脑筋的智力活,也是要出汗的体力活,有时还要冒点险。长春市政设计院王巍工程师告诉笔者,为了彻底探测查明鲶鱼沟现状,制定相适应治理方案,他们在设备物探、人工控探仍无大成效情况下,启动了蛙人携带氧气瓶,进入充满深坑沼气的暗渠多次探测,直至拿到可靠数据为止。

  

 

  设计师工作画面

  矫健,26岁的吉林省中盛设计咨询公司年轻的设计师,工作起来与其的名字一样风风火火,工作常态是白天去现场勘察,晚上回来画图与设计。为了查清动植物园一段暗渠运行现状,矫健亲自下暗渠踏查。走到中段时,不慎栽倒在暗沟里,摔得浑身是伤,最后1.5公里暗渠,他蹒跚摸索前行,费了两个半小时,取回了设计需要的重要数据资料。

  “我家在镇赉,已经半年没有回家了,家里的宝宝只有46天,还没见过爸爸的样子呢。”矫健说,本想“十一”回家看看孩子,现在看来不行了,得和伊通河一起过节了。“不过,等孩子长大了,我会把他带到长春,领着他去南湖、动植物园、伊通河,然后骄傲地告诉他,治理长春水系,爸爸也参与过了。”

  规划设计团队最终成果体现在准确而适用的施工方案上。拿调蓄池为例,结合长春现状建多少个调蓄池,每个多大面积(建多了浪费,建少了不够用),都要经过反复测算得出“准确”规划意见;调蓄池建在哪,那儿能否摆布开,必须拿出能够实施的“适用意见”,使纸上的物件能够落到现地上去。这对规划设计单位说来,与其说是纸上画图,不如说是现地作图。

  

 

  设计师工作画面

  吉林省中盛设计咨询公司的齐猛设计师介绍说,为保证科学精准,要结合长春市近30年降雨数据资料,反复对比筛选。例如对南湖中街调蓄池容积的确定,就采用降雨量次数演算,暴雨数取最多的2013年作为计算标准,从国家规定降水4毫米标准计算出调蓄池容量,尔后,一毫米一毫米累加计算,根据降水量扣除管道排泄量,累加至12毫米时,得出50000立方米调蓄池年溢流3次的结果。

  齐猛说,精确计算出调蓄池的容积只是完成了第一步,还要到现场勘察是否适合建设。南湖中街有大面积绿化带,规划选址就是绿化带下方,深挖出一个蓄水池,再在池上面盖履土,进行绿化。

  这些,都需要规划设计师们,在室内开动全部脑筋研究构思,在室外迈开双腿使出浑身招数,实现智力与体力最大限度地融合,才能得出理想成果。

  在长春润德大厦聚集了来自全国和省内20家设计单位,包括长春市城乡规划院、长春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长春市水利勘测设计研究院、上海同济设计集团景观研究院、北京市政院、吉林省中盛设计公司、北京桑德集团等200多位设计工作者。让我们记住他们牺牲若干节假日,甚至远离家乡,夜以继日为长春人民作出的贡献。

  以上,笔者引用《城市晚报》关于中秋与国庆假日期间的报道,策划均为张立云,中秋节的撰稿摄影为孙莹,国庆节的撰稿人为孙莹,摄影为吴然。让我们向他们表示致敬,因为他们亦同那些牺牲节假日休息奋战在伊通河治理工程现场的干部工人一样,在节假日里奔赴伊通河畔完成了精彩的采访。

  “24小时倒班施工,像这样的节奏我们已经持续5天了”

  东北黄金施工季节也就七个来月,如果征收顺利,施工现场没有一二个房屋“钉”在那儿,还要看老天爷有没有脾气。2016年秋季,对伊通河畔数十支施工队伍说来,老天爷可谓最不开面,自8月17日到10月8日的52天里,阴沉的脸有一半时间没晴朗,共下了28天雨。上万名工人的衣裤就没有干爽过。不下雨时汗水从里往外洇湿,下雨时雨水从外往里洇湿,衣裤总是紧紧粘在身上。这是工人们可以将就,甚至可以说宁肯如此的小雨--因为老天还允许干活;工人们最不希望与头痛的是老天下大雨。9月9日,倾盆大雨淹没了欢乐岛调蓄池工程,短短十几分钟将近1万平方米基坑填满,3台抽水车、24台降水井水泵都未来得及撤出。

  雨季施工现场

  顶雨施工已成为常态,小雨是不停工的,阵雨抢空儿施工。各施工单位都成立了抢险突击队,黑天白日连续作业,趁老天爷打盹的时候抓紧干活。中铁二十五局副总经理栾春鹏告诉记者:“工地现在24小时倒班施工,像这样的节奏我们已经持续5天了。”

  各类机械被派上了用场。为让这些庞然大物开进施工现场,修路与清淤成了工程前期的准备项目,山皮石与白灰土成了抢手货。山皮石垫路让道路硬化,白灰土拌和淤泥便于土方挖掘。为应对老天降雨,工人们开动脑筋,想出了各种应对办法,为确保工程质量,钢筋、水泥都被小心遮盖,防止雨淋产生锈蚀和硬化。

  与老天爷争夺施工时间成为伊通河畔各施工队伍的共同特征。中建三局福山路标段项目部建造总监金兴凯说:“为了能在上冻前完成蓄水池土建工程,我们必须加班加点抢工期。”

  工期的节点在哪儿?就在“上冻前”,之后便不能施工了。为此,工人们实行两班倒(班是大班,每班12小时),歇人不歇机器。这便是伊通河畔,夜晚星星点点处灯火通明的缘由。机械喝的是油,吃的是电,是不需要睡觉的,工人们可以安排12小时休息、吃饭、睡觉,而总监24小时中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于是10月22日,在工地忙碌了一个通宵的金兴凯总监,早上回到简易的办公室,拿出一桶方便面,还未打开,一阵疲劳袭上全身,一歪头他便睡着了。

编 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