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行政区划

开发区

部门网站

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进长春 >  历史沿革

历史沿革

时间: 2017-01-23 来源:
【字体: 打印

建制沿革

  [建置沿革]长春市地处东北边陲。在距今两千多年以前,是北方肃慎族生活过的地方。汉至西晋为夫余国属地。唐代中后期,属渤海扶余府。辽属东京道黄龙府。金归上京路隆安府。元属辽阳行省开元路。明代在长春设立其塔木卫、亦东河卫、木古河卫。清代设治前,属蒙古郭罗尔斯前旗扎萨克辅国公的封地。

  清初,朝廷对东北一直实行封禁政策,到乾隆朝以后,大面积土地被开发,人口剧增,嘉庆五年(1800)清设置长春厅,置理事通判,隶属吉林将军,是长春正式设置之始。2000年1月17日中共长春市常委会讨论通过《纪念长春建城200周年活动总体方案》,确定1800年7月8日为长春建城纪念日,道光五年(1825年),长治所北移宽城子。同治四年(1865年)挖城壕,修筑木板城垣。光绪十四年(1888年),长春厅升为长春府。1913年3月,长春府改称长春县,置县公署。1925年设长春市政公所,1929年9月,市政公所和长春开埠局合并,并改称长春市政筹备处,筹建长春市。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翌日长春沦陷。1932年3月伪满洲国宣布定都长春,改名为“新京”。8月,改为“新京特别市”,隶属伪满洲国国务院。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伪满洲国随之垮台。12月20日,国民党中央政府在长春市设置长春市政府,隶属吉林省。

  1948年10月19日长春解放。中共长春市委和市政府随军入城。长春市改为长春特别市。隶属东北行政委员会。

  1949年5月9日长春市政府改称市人民政府,隶属吉林省。

  1953年8月1日,长春市改为中央直辖市,由东北行政委员会代理。

  1954年8月1日,东北行政委员会决定,长春市改为吉林省辖市。9月27日吉林省人民政府从吉林市迁到长春,长春市成为吉林省会城市。

  1955年2月22日,吉林省人民委员会指示,长春市人民政府改称长春市人民委员会。

  1958年11月经国务院批准,双阳县、九台县、德惠县、农安县和榆树县划归长春市管辖,长春实施市管县体制。

  “文革”期间,1968年3月6日成立长春市革命委员会。

  1980年6月1日,吉林省人民政府通知,长春市革命委员会改称长春市人民政府。

  1988年8月31日,民政部以民行批[1998]18号文批复撤消九台县,设立九台市(县级);

  1989年2月。国家批准长春市为国家计划单列市,并赋予相当副省级的经济管理权限。

  1990年12月26日,国务院批准,撤销榆树县,设立榆树市(县级)。

  1993年7月,国务院决定各省会市不再实行计划单列,长春市于同年12月停止计划单列市。

  1994年2月25日,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的发文(中编[1994]1号)经中共中央、国务院同意,长春市成为副省级城市。

  1994年7月6日,民政部批复(民行批[1994]97号)撤销德惠县,设立德惠市(县级)。

  1995年8月,根据国务院关于同意吉林省调整长春市行政区划的批复(国函[1995]65号),撤销长春市郊区,设立绿园区;撤销双阳县,设立双阳区;二道河子区更名为二道区。 至此长春市形成了辖6个区(南关、宽城、朝阳、二道、绿园和双阳区),3个县级市(九台、榆树和德惠市),1个县(农安县)的行政建置格局。

  [长春厅]为了管理流入蒙古游牧地的汉人,嘉庆五年五月戊戌(1800年7月8日),清政府在郭尔罗斯前旗境内设长春厅,治所在今新立城,置理事通判管理汉人事务,史称“借地设治”。厅是清政府对地方行政级别的称谓,当年的长春厅设理事通判和巡检各一名。通判衙门的职责是“弹压地方,管理词讼,承办一切命道案件”。长春厅的首任理事通判叫六雅图,蒙古人:巡检叫潘玉振,汉族人。当时因为是借地设治,当地的蒙古牧民和外来的八旗人都不归其管辖。长春厅的设治,吸引了大批的关内流民到伊通河沿岸肥沃的土地上安家落户,当时长春厅的管辖范围到今天九台区境内的沐石河,西到今天的大屯镇附近,南到新立城水库,北到农安境内。厅下又设怀惠、沐德、抚安、恒裕四乡,后又增设农安乡,成为五乡。在这种情况下,长春厅官员、蒙古王公与汉族流民之间形成了一种特殊关系。长春厅官员只对汉人进行“审断词讼”,不能干涉蒙古王公事务;蒙古王公在长春厅辖境内“设柜收租”,不能过问汉人“词讼”;境内的汉族流民,则承受着蒙古王公和满族贵族的双重压迫。

  新立城地势低洼,交通不便。道光五年(1825年),清政府决定将长春厅治所北移至宽城子。宽城子原是一个较大的集镇,地理位置优越,交通四通八达。自长春厅迁入后,发展很快,迅速成为垦区行政中心。同治四年(1865年),由于马傻子义军攻打长春,城内商贾出资,建了一颇不规则的城垣。这个城垣南北两公里,东西3.5公里,大致为南起今大马路端现长春大桥,向西面经全安街到民康路,沿民康路向西北至西三道街双桥子一带,再向北穿过四道街、平治街经今第七中学东侧向东北,至大经路同长春大街交接处,再沿长春大街向东,穿过大马路、永长路至东门里路,然后南折,顺东门里路东侧的伊通河西岸台地向西南至大马路南端。全长约10公里。最初用木板修筑,高3米,设4门。1897年改为砖瓦结构,高8.25米,宽6.6米,6个小门。东为崇德门,南为全安门,西为聚宝门,北为永兴门,西南为永安门,西北为乾佑门。6个小门是:小东门、小西门、马号门、东北门、东双门、西双门。

  城内建有12条街路,城外有护城河,绕城而过,注入伊通河。旧城区的建成,对长春经济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在宽城子旧城周围,迅速兴起了卡伦、万宝山等10几个集镇。宽城子旧城由地方垦区中心进而发展成为农副产品集散中心。宽城子旧城建于封建社会末期,随着时代的进步,城市交通的发展,城门和城墙无遗迹可辨了。

  [长春府]光绪十四年(1888年),清政府决定将长春厅升为长春府。这一时期,长春城市建设进展很快,在旧城区的基础上,又新建了4块街区。

  中东铁路附属地。甲午战争后,沙皇俄国攫取了中东铁路的筑路权,1898年动工修建哈尔滨宽城子段铁路,1889年至1901年在长春二道沟一带修建宽城子火车站,强占了552公顷土地,成为沙俄的附属地。附属地内建有广场、停车场、货物处、水塔、兵营、商店、学校、俱乐部和俄国人住宅等。中东铁路附属地是沙俄的势力范围,享有行政、司法等特权。沙俄努力的侵入,激起了长春人民的反抗。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长春义和团纵火烧毁了宽城子车站和俄人住宅。长春府官员大为震惊,知府谢汝钦“亲往镇抚”。在清政府与沙俄的勾结下,长春义和团很快被镇压下去。俄国人乘机扩大势力范围,强占了石碑岭和陶家屯两个煤矿,大肆掠夺长春煤炭资源。

  南满铁路附属地。日俄战争后,沙俄被迫将长春以南的中东铁路的一切权益转让给日本,长春成了日、俄两个帝国主义划分势力范围的分界点。1907年,日本在长春头道沟与二道沟之间修建火车站(今长春站),切断了长春旧城区与宽城子车站之间的联系,使沙俄势力孤悬于西北一隅。日本帝国主义再扩大附属地,先是借口解决用水问题征购土地,继而又以绿化为名盗买西公园(今胜利公园),接着乘“奉郭战争”之机吞食土地,附属地的面积由508公顷扩大到676公顷。南满铁路附属地同中东铁路附属地一样,都是“国中之国”。日本帝国主义在“附属地”驻扎宪兵队、铁道守备队,设有警察署和满铁事务所。日本商人在附属地内开设商店、旅馆、酒馆、妓院和赌场,凭借特权走私贩毒、窝藏盗匪、贩卖枪支弹药,南满铁路附属地成了罪恶渊薮。

  长春商埠地。为清政府所建,是清政府与日本帝国主义又矛盾又勾结的产物。日俄战争后,日本帝国主义以执行《中日会议东三省善后事宜条约》为借口,要求清政府开放东北16个城市。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长春奉命开埠。商埠地建在旧城区与满铁“附属地”之间,占地400公顷,建有16条马路和34条街巷。开埠前长春只有传统手工业,开埠后民族工商业迅速兴起,与日俄等帝国主义势力进行着激烈地竞争。经过近10年的建设,商埠地内共建有商号1488户,银行、铁庄88户,医院、茶馆、戏园62户。商号密集,店铺林立,车水马龙,颇盛一时。

  吉长铁路用地。清末,东北中部逐渐形成了吉林、长春两个经济区。为把两个经济区连接起来,清政府修筑了吉林长春铁路。1909年动工,1912年通车。为适应铁路运输需要,清政府在长春伊通河东岸修建了吉长火车站,(今长春东站),占地100公顷。日本帝国主义以贷款和提供技术为诱饵,控制了经营权,吉长铁路变成了南满铁路的一条支线。

  [长春县]1913年(民国二年),民国政府将长春府改为长春县,面积2028.6平方公里,人口55.7万人。民国之初,东北政局复杂多变,社会动荡不稳,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军阀各自拥兵自重。奉系军阀张作霖在安定奉天省(今辽宁省)后,便企图兼并吉、黑两省。1917年(民国六年),孟恩远拒不离任,组织吉军在长春一带准备抵抗。经徐世昌幕后调解,“奉吉暗潮”暂告平息。1919年(民国八年),驻长日军挑起“宽城子事件,驻长吉军撤退,投靠张作霖。孟恩远被迫下台,吉林省终为张作霖所控制。 

  清末民初时期,长春城市发展很快,迅速成为东北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铁路通车前,每天有2000多辆大车往返长春。铁路通车后,城市交通职能扩大,通往沈阳、哈尔滨、吉林的货运量大幅度增加,每年运出去的木材、大豆数量均居东北首位。这一时期,帝国主义在长春开工厂,办商店,倾销洋货。表面上看,长春城市是个整体,实际已被分割得支离破碎,由清王朝以及后来的民国政府和日俄两个帝国主义势力共同管理,长春变成了典型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城市。

 

伪满历史

  从1931年长春沦陷到1945年长春光复,日本帝国主义统治长春达14年之久,长春市变成了殖民地城市。这个时期,长春城市建设进展很快,而长春人民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1931年9月18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19日,长春沦陷。由于长春地理位置适中,交通方便,地价便宜,军阀势力和沙俄势力影响小。日本帝国主义出于政治和军事上的考虑,决定把长春作为伪满洲国的国都,妄图以此为中心,推行其殖民政策,控制整个东北。长春沦为伪国都后,城市性质和职能发生了重大变化。 

  伪国都是日本对东北实行殖民统治的政治中心。伪满洲国出笼后,在长春建立了庞大的中央机构。从溥仪“登极称帝”的伪皇宫,到伪国务院及其所属各都,特别是日本关东军大本营,均裹以威严雄伟的近代化建筑,竭力显示伪国都的政治尊严和殖民统治气势。 

  日本侵略者采取“内部统辖”手段,在伪皇帝身边设“御用挂”,指导和监视溥仪行动;任命日本人担任伪国务院总务厅长官,控制伪国务院的一切活动;推行“次长制”,由日本人担任各部副职,掌握实权。而这一切皆听命于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关东军司令部成为主宰伪满洲国的太上皇。在它的操纵下,一系列残害东北人民的《国家防卫法》、《治安警察法》、《暂行保甲法》、《暂行惩治叛徒法》、《暂行惩治盗匪法》、《思想矫正法》等法西斯法律,在长春炮制出笼,并从长春推行到东北各地,长春市变成了日本帝国主义推行殖民统治的政治中心。 

  伪国都是日本掠夺东北资源的经济中心。日本殖民统治的根本目的在于掠夺,而从事策划掠夺勾当的主要机构则是它们的“特殊会社”。满业、满炭、满拓等90余个“特殊会社”的总部大都设在长春,高踞主要先遣的显赫位置上,伪国都成了“特殊会社”的天下。日伪统治者称这些会社为“国策会社”,通过它们攫取路权,强占海关,垄断金融,控制产业,掠夺东北资源。位于大同广场(今人民广场)的伪满中央银行,就是日本侵略军在抢夺东三省官银号、边业银行、吉林永衡官银号、黑龙江省官银号等中国金融机构基础上,成立起来的控制东北金融活动的主要机构,各种掠夺东北资源的阴谋活动,均由这些“国策会社”策划,长春市变成了掠夺东北资源的经济“统制”中心。 

  伪国都是日本权化东北民众的文化中心。日本侵略者在伪国务院总务厅内设弘报处,由它统管东北文化事业,制造和宣传反动舆论。把傀儡政权说成是“独立国家”,把法西斯统治说成是“王道乐”,把掠夺压榨说成是“共存共荣”。通过它所控制的新闻广播、电影制片,推行愚民政策。

  为了泯灭东北人民的民族意识,使之成为顺民,日本侵略者在伪都“新京”设立了“建国大学”、“陆军军官学校”和“大同学院”等一批高等学校,培养日伪“中坚官吏”,在伪满帝宫内廷修建了一座“建国神庙”,供奉起日本的天照大神,把它奉为伪满的“建国元神”,成为伪皇帝的“新祖先”。又在南岭等地修建了“建国忠灵庙”、忠灵塔,奉祀“日满英灵”,强迫东北人民参拜,不拜不敬者,处以1年~7年徒刑。 

  为体现伪都“新京”的中心地位,伪满政权利用东北的廉价劳动力和丰富的物质资源,采用20世纪30年代的先进技术,加紧伪都城市建设。东北沦陷期间,伪都“新京”共筑路804万平方米,铺路363万平方米,安装煤气管道25万米,配水管道365公里,排水管道521公里。总计建成主干道10条,次干道73条,巷间道143条,圆形广场10处;开辟铁路线5条,航空线6条,市内公共电汽车线路45条;修建公园10处,绿化面积10.8万平方米;新建楼房43143栋,建筑面积774.5万平方米,长春市迅速成为东北著名的近代化城市。 

  伪国都的近代化建设是伴随着城市的殖民地化而实现的,处处反映出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伪都建设前夕,日本侵略者曾驱逐数千户农民,毁灭了近40座村落,在城市边缘制造了新的贫民区。日本侵略者只注重新区建设,不考虑旧区发展,任其破陋,几乎没有什么变化。新区的电力、煤气、供水、排水、电讯、绿化等近代化设施应有尽有。中国人居住的旧区则望尘莫及。日本人居住的新区自来水普及率为99.9%,中国人居住的旧区不到30%。煤气几乎全部集中在新区,全市煤气用户中,日本人煤气用户占99.3%,中国人煤气用户仅占0.7%。伪满当局规定,“日系住宅”标准分6个等级,一等100平方米,二等86平方米,三等68平方米,四等45平方米,五等38平方米,六等25平方米。“满系住宅”标准分3个等级,一等38平方米,二等25平方米,三等20平方米。一等标准的“满系住宅”,相当于五等标准的“日系住宅”,差别悬殊,判若两个世界。

  伪满洲国

  伪满洲国是日本在中国东北建立的傀儡政权。

  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件,侵占了中国东北。

  1932年3月9日,日本正式建立了伪满洲国傀儡政权,以溥仪为“执政”,以郑孝胥为“国务总理”,年号“大同”。下设伪民政部、军政部、财政部、外交部、司法部、实业部、交通部、立法院、监察院、参义府等机构。

  1934年3月,日本改“满洲国”为“满洲帝国”,改“执政”为“皇帝”,改年号“大同”为“康德”。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18日,溥仪在通化宣布第三次退位,伪满洲国灭亡。

  伪满洲国行政建制

  伪满洲国建立后,日本在中国东北实行了划小省份,分而治之的策略,对地方政权机构多次进行改组。

  1934年10月,日伪将辽、吉、黑、热(热河省)4省划分为10省,即奉天省、吉林省、黑龙江省、热河省、滨江省、三江省、间岛省、安东省、锦州省、黑河省;又将内蒙兴安省(伪满建制)的4个分省,提升为兴安西省、兴安南省、兴安东省、兴安北省。总计14个省。1937年,再置东安、北安2省。1941年,又置四平省。至此,日本将东北肢解为17省。

  伪满皇宫

  [伪满皇宫简介] 在美丽的吉林省省会长春市的东北部,有一座与现代建筑风格截然不同的建筑群,它就是中国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充当伪满洲国傀儡皇帝时的宫廷遗址,它作为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和溥仪及其后妃“皇家悲剧”的历史见证保留下来,经吉林省政府批准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成为长春市重要的旅游观光景点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国主义为了实现其称霸亚洲的野心,发动了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并迅速占领了东北三省,开始了对东北长达十四年的殖民统治。日本侵略者为遮人耳目,以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为傀儡,于1932年3月9日,在长春吉长道尹衙门就任伪满洲国执政,年号“大同”。4月3日,把“执政府”又迁至原吉黑榷运局及其盐仓所在地(即今伪满皇宫)。日本侵略者为适应其侵略政策和满足溥仪称帝的欲望,1934年3月1日,把“满洲国” 改为“满洲帝国”,“执政府” 改为“帝宫”。溥仪作为“满洲帝国皇帝”,遵照日本关东军的旨意和安排,裁可了数以千计的反动法令,发布充满耻辱的反动诏书,在这里度过了十四年的傀儡生涯。

  伪满皇宫占地面积13.7万平方米,西侧为禁卫军营房、跑马场,中部为宫廷主体部分,东部为“皇帝”专用火车线。宫廷主体部分有东西两重大院。西院以中和门为界分为内廷和外廷两部分。中和门以北为外廷,是溥仪办公处理政务、举行典礼和宫廷办事机构的所在地。主要建筑有兴运门、宫内府、日本宪兵室、勤民楼、怀远楼和嘉乐殿;中和门以南为内廷,是溥仪及其家眷日常生活的区域,主要建筑有寝宫缉熙楼、中西膳房、茶房、西御花园、植秀轩、畅春轩等。东院的主要建筑是1938年日本人给溥仪修建的“同德殿”,此外还有东御花园、建国神庙、防空洞、游泳池、书画楼等附属建筑。

  纵观伪满皇宫主体建筑风格各异,既有中国传统的四合院砖木结构建筑,又有欧洲哥特式楼房,还有东洋式殿阁,充分显示出伪满洲国的殖民地色彩和伪满皇帝的傀儡性。

  [伪满皇宫历史沿革] 伪满皇宫原为吉黑榷运局官署旧地,始建于1914年。1932年4月3日,充任伪满洲国“执政”的溥仪迁居此处,成为伪满洲国执政府。当时主要建筑有溥仪的寝宫缉熙楼、办公楼勤民楼等。

  1934年伪满洲国改称“满洲帝国”,溥仪成了“皇帝”,执政府改称宫内府,也叫帝宫,俗称皇宫。同年秋,修建了怀远楼、清宴堂。

  1936年至1938年,同德殿建成,东花园初步落成,内有花坛、假山、游泳池等建筑设施。

  1939年在同德殿东南约30米处,御用防空洞修建完毕,并在其上方堆土成山。

  1940年嘉乐殿落成,它是伪满宫廷举行大型宴会的场所。同年,在御用防空洞南侧,修建了“建国神庙”,系溥仪第二次访日迎回天照大神并供奉之专所,与此同时还修建了祭祀府。 

  1945年8月11日,溥仪仓惶出逃,除建国神庙被日本关东军纵火烧毁,仅余基石外,伪满皇宫内其它建筑尚完好无损。

  1945年至1947年,伪满皇宫被国民党所办松北联中占用。其间勤民楼、怀远楼二楼被焚毁。 

  1948年,国民党六十军继松北联中解散后进入伪满皇宫做为军营。遗址内部受到严重破坏。 

  1949年至1982年,伪满皇宫先后被东北重工业机械学校(后改为汽车厂技工学校)、吉林省文化干校、省政法干校、省农业展览馆、省军区教导大队、长春市非金属第二材料试验机厂、吉林省博物馆等单位使用。

  1982年8月,长春市非金属第二材料试验机厂迁出,伪满皇宫陈列馆恢复建制。修复西院建筑后,1984年伪满皇宫正式对外开放。

  2001年10月,吉林省博物馆迁出,东院主体建筑归属伪满皇宫博物院,并于2002年5月28日完成了一期复原工程,同日对外开放。

 

 

编 辑: